从参军之后开始,钟娥就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她只想报仇。她的家人,她的亲朋好友,都死光了,只剩下她孤零零一个,她还去想什么以后?哪天死了就埋哪吧,不过,在此之前她要尽量多的向日本侵略者讨还血债!

    如今,她已经成了王牌轰炸机飞行员,死在她炸弹底下的有一位大将,至少四位中将,最保守的估计也有近三万日军被她投下的炸弹烧成灰烬或者送进海底,她不仅替自己,替自己家人讨还了血债,连带整个县的父老兄弟的那笔也连本带利讨了回来,论二战中杀敌最多的人,她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仇是报了,战争也结束了,可以后该怎么办?

    她一时间陷入了迷茫中,有些不知所措的说:“可能会继续服役吧……刚刚晋升为少校,有资格指挥好几架轰炸机了,肯定要继续干下去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会去学习战斗机的飞行技术,如果将来国家不需要这么多轰炸机飞行员了,我可以改飞战斗机。”

    杨武说:“你可是赫赫有名的女战斗英雄啊,不要谁都不可能不要你,我想只要你还愿意服役,军队都不会不要你的。”他有些腼腆的绞扭着手指,心有点慌,低声说:“但是……你……你总不可能跟飞机过一辈子吧?战争结束了,你也该考虑让生活回归正常了,不是吗?”

    钟娥摇头:“不可能了,从日军闯进我的家那天开始,就注定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归正常生活了。”

    杨武说:“我知道你到现在都还恨日本侵略者,但人不能永远生活在仇恨中的。”

    钟娥说:“我不恨他们了,但是,我的生活真的不可能恢复正常了。”说到这里,她望向杨武,露出灿烂的笑容:“多亏当初你给了我正确的建议啊,不然我去当了女坦克手的话,肯定不会有今天的辉煌的。”

    杨武有点沮丧,他想听的可不是这个啊。从第一次遇见她开始,他就被某个光着屁股拍着小翅膀拿着小弓箭四处乱射的小鬼一箭射中了心脏,越是交往,对她的爱恋就越深,一天没办法跟她说上话就牵挂万分。他渴望着能够与她一起组建一个新家庭,但是钟娥的人生规划里,却似乎没有他的影子!

    耳麦里传来杜长勇的怒吼:“八嘎,你还是不是男子汉了?直接告诉她你喜欢她,想要照顾她一辈子,快!”隔了一公里远都能听到跺脚声,想必这个小矮子已经急得上蹿下跳了。

    这个小矮子现在已经是伞兵旅旅长了,在一系列残酷的战役中带着伞兵旅一次次从天而降,跳到敌军的后方去大开杀戒,立下了赫赫战功,尤其是山海关防御战和闪击鞍山,将整个钢铁生产基地近乎完好地抢过来,更让这支年轻的部队名垂青史,这个小矮子也因此晋升为大校。不过,直到现在他仍然看到茂密的丛林就腿肚子直哆嗦,他住的地方绝对不能有一棵树,否则他就会浑身不自在。

    仗打完了,小矮子旅长开始操心士兵们的终身大事了,听说杨武打算向那位闻名全军的女轰炸机飞行员表白,他兴奋得不要不要的,自告奋勇要给他当参谋。两个人的谈话他在耳麦里都能听到,一看形势不妙,马上就坐不住了。

    一个有些生硬的声音说:“抱……抱住她,亲……亲她!女孩子都这样,看似浑身是刺,不好接近,但抱一抱亲一亲就全软下来了!”说到最后居然很神奇的变得流利起来了。这是杨武的营长,一位来自黑森州的德国老伞兵,他同样在为部下的终身大事操心,操着结结巴巴的中国话出谋划策,也真难为他了。

    杨武严重怀疑这货纯粹是在煽风点火。

    钟娥将他的失落看在眼里,唇角悄悄绽开一缕暗笑,温柔地看着他,问:“以后你还会在我面临重大选择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身边,给我提出有益的建议吗?”

    杨武愣了一下,点头:“会的,肯定会的。”

    钟娥加重了语气:“我说的,是一辈子哦!”

    杨武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心在狂跳,因为兴奋而显得有些慌张,却异常坚定:“一辈子!”

    耳麦里,杜长勇的声音充满了不可思议:“海德里希,他们这……这算是确立关系了吗?”

    老伞兵的声音也充满了迷茫:“好……好像是吧?东方人的谈话真的太含蓄了,就连表白都是这样的含蓄,我听不懂啊……”

    杨武太阳穴突突直跳,真想把耳麦揪下来。他找的都是些什么帮手啊,干嘛嘛不行,添乱第一名!

    还没等他动手,钟娥就起身走到他身边,伸手把他的耳麦给揪了下来,附在他耳边轻声问:“听说你想亲我?”显然,这几个活宝的对话她听到了,无线电联系嘛,经常窜台,很正常。

    杨武手足无措,赶紧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他们瞎说……”

    话还没说完嘴就被灼热的唇堵住了,耳畔还回荡着女飞行员的呢喃:“废话真多……伞兵都是一群有贼心没贼胆的孬种……”

    好吧,在感情上,伞兵中尉还真没有女空军少校那么果断,以后他在家里的地位怕是有点悬,一个妻管严是跑不掉了。

    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沉醉在爱河之中。这一刻,他们忘记了痛苦的过往,忘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更忘记了自己身在敌国的首都,褪去了一切职业军人所必须的冷酷与刚强,她和他就是一对最普通的恋人。

    人不可能在仇恨中过一辈子,生命中并不是只有战争与仇恨,它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当你带着一身伤痕走过那遍布荆棘和泥泞的道路之后,它们便会不期而至,绽放万种风情。

    走过了最冷的夜,就会有温暖的光,对个人如此,对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中华民族已经走过了最寒冷的夜,整个民族开始爆发蓬勃的生命力,在未来数十年它将一次次让全世界为之震惊。而日本却恰恰相反,现在的日本已经被打入了万丈深渊。战争虽然结束了,但日本人的苦难还远远没有结束,日本的经济已经崩溃了,整个国家被扯得四分五裂,冲绳岛被美军占领,宫古列岛和对马群岛赔给了中国,佐世保和福岗租给中国作海军基地,还附带一千亿美元的战争赔款……苏军更狠,直接操作北海道公投独立,建立北日本!那一面面占领者的军旗像一座座大山压在日本人的头顶,巨额的战争赔款让他们窒息,国内更是满目疮痍,那些他们耗费一个世纪的心血才建立的大城市基本上被夷为平地了,失业狂潮席卷全国,整个国家所有产粮区都变成了雷区,恢复农业生产遥遥无期,食物和生活用品极度匮乏,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活活饿死……如此残酷的现实让每一个日本人为之绝望,一时间,自杀风潮遍及整个日本,那些残存的高楼大厦成了自杀爱好者打卡的地方,负责收尸的警察累到吐奶!

    好在,战争结束了。美国还要拉拢日本,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日本继续这样烂下去,他们马上就出台了援助日本计划,包括出动一千多辆扫雷坦克帮日本扫雷,出动大批扫雷舰排除各大航道上的地雷,紧急向日本提供五百万盒斯帕姆罐头以及大量面粉、先稳住阵脚再说。蒋光头也摆出一副慈悲为怀的面孔,宣布援助日本五十万吨大米,帮助日本度过难关,一时间,日本感激涕零!

    可惜,运过来的全都是低价从八路军手中收购的镉大米,镉含量爆表的那种。

    大批镉大米源源不断地进入日本人的餐桌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当日本人好不容易熬过了战争结束后最艰难的那段时间,奋力清理废墟,发展经济的时候,开始有大批国民患上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疾病。长期食用陈化粮的倒霉蛋患上了胃癌、肝癌、咽喉癌、肠道癌,长期食用镉大米的则浑身骨骸疼痛难忍。最糟糕的是,后者一般都是高等院校师生、技术工人、公务员、医生、军人等等在战争时期颇受优待的人群,至于那些财阀、军政要人及其家属,饿着谁都不会饿到他们,哪怕是全国饿到啃人肉的时候,他们都是优质大米管饱管够的,于是……

    纷纷中招了。

    不知道多少沾满了无辜者鲜血的家伙在美英有意无意的包庇之下逃过了东京法庭的审判,却很悲催地患上了癌症或者镉中毒,生不如死,就连皇室成员也没能逃过。

    这是最致命的一击,随着数以万计的精英阶层和技术人员、退伍军人患上绝症,日本的人才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断层,就连劳动力也严重不足,彻底丧失了搭上二战后经济大发展的顺风车的机会。一些知道点什么的日本历史学者在自己的著作中不无愤恨地写道:

    “他们对日本发动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并且取得了比二战更为辉煌的战果……在二战中,他们只是消灭了两百万日本军人,让日本称霸世界的美梦破灭,而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他们扼杀了日本的未来,把日本变成了一个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无足轻重的角色!”

    “他们”指的是谁,懂的都懂。

    “对一个文明最崇高的敬意就是赶尽杀绝”,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中国对日本表达了自己最高的敬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