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化学的不能惹 一五九 祈福大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温都尔汗大败,当天晚上,库伦的几个王公和哲丹大秃子全知道啦。

    开始也是绝不相信啊!那个东北来的小小民团敢动手?

    把逃回来的人分成几拔审问,结果是一致的。哲丹大秃子心里瓦凉瓦凉的,几个王公脸色碧绿碧绿的。

    大清现在一团糟,又有俄国人背后撑腰,本想着在这个天高皇帝远的荒凉地方,闹腾一下,把家分了,大清也是干瞪眼,一点办法没有。

    哲丹大秃子本来被外蒙古杭济达齐亲王、车林大秃子、内蒙古的海山等人忽悠着当蒙古国皇上,保安军这一仗,打的让一帮人全心寒了。

    闭上门,开了一宿会,第二天早上发个声明。首先控诉保安军的暴行,残害了几千军民,并表示一定要血债血偿。又澄清分家实属谣传,他们并无此意。

    驻库伦的沙俄领事馆也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但他们更关心的是保安军的战斗力。

    对于保安军的人数,武器装备,战斗模式均进行了详细了解,并写出一份报告,火速传回国内。

    同样的,凡是有领事馆的列强国家均第一时间向国内传回了有关保安军的情况。

    不过,他们一致的结论是,外蒙军作战模式太落后,面对有炮兵的对手,连最基本的防范都没有,不被人团灭才怪呢!

    朝廷也得到了消息,这是驻库伦的大臣传回来的。

    一个民团的战斗力超过了新军,这是朝廷绝大多数人的看法。

    难道又一个曾剃头出世了?看来老天有眼啊!

    在河南项城老家“养病”的袁大头也收到了消息,他可是带兵之人,中国的第一支新军就是他训练出来的。

    对照着报纸和私下里传来的消息,他判断出,这个靖安保安军实力非同一般,而且可能还要超过他的北洋新军。

    袁大头敏锐地感觉到一个新兴力量的崛起,他吩咐手下人,尽快收集保安军的资料,他要研究一下。

    雯雯看着刘大双整天愁眉苦脸地不断调拔物质去外蒙,一副心疼不已的样子。不由得心里暗笑。

    她偷偷发了个电报给姚平治,说守财奴小贼哥哥,打仗花了好多钱,老爸你多少拿点给他,省的看着心烦。

    姚平治马上醒悟到,这打仗就是打钱粮啊,看来这小子耗费不少,这事儿必须帮。

    私下里给二哥姚平希暗示了一下,结果,报纸上发了一条消息出来。

    姚记老铺向远征的保安军致敬,特别捐献白米三千石,即日运往军中。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才醒悟过来,这是民团出征啊!军饷钱粮都是自己出的,朝廷可是不管的。

    这哪行啊,咱们中国人的事儿总不能让靖安一家花钱吧!

    面粉大王马上也宣布捐面粉一万袋,纱布大王宣布捐医用绷带两吨,米商、盐商、丝绸店……,全行动起来了。

    看着这些消息,刘大双眉头总算舒展了,心里暖暖的,看来自己并不是孤军奋战。

    那篇文章“金戈铁马,不破楼兰誓不还!”被很多报纸转载,虽然夸张,但老百姓爰读,这可是扬眉吐气,心里舒畅的好文章。

    沙俄**突然宣布,为保护侨民安全,将向外蒙古派遣一个师的军队。

    日本**也紧跟着宣布,已在东京湾集结一个师团,随时准备派往外蒙古保护侨民。

    局势骤然紧张了,刘大双感到空前的压力,事前他研判的最坏局面出现了。

    靖安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县衙门各厅长,保安军几个重要人员都参加过。

    “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刘大双面色凝重地发言,所有人都静静的听,屋里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听得到。

    “必须加强人员监控,防止有奸细混入;各个工厂,仓库,县府加强保安,闲杂人员一律不准进入;保安军加强对各旗王公动向的侦探;……”

    刘大双一条一条安排,下面人员一条一条记录,所有人都知道,关键时刻到了,一丝马虎都会酿成大错。

    会议开完了,靖安全城似乎有点压抑,大家明显感觉到城里的气氛紧张多了。

    可是,没等刘大双喘口气,谍报司李秋雨带来了更坏的消息。

    乌泰、陶克陶胡联合周围几个旗的人准备叛乱,乌泰出面,其他几个旗王爷出兵但不出面,陶克陶胡为总指挥。

    刘大双冷笑一声,说道:“来的好!就怕他们不跳出来,这次一网打尽!”

    “不过,有个情况需要注意。”李秋雨说道。

    “据内线报告,本来乌泰是不敢起兵的,怕咱们的大炮,现在听说**子派了个炮营过来,全部换了蒙古人衣服。”

    “噢!”刘大双心里琢磨着,**子这是要对靖安下死手啊!

    来而不往非礼也!

    库伦的几个秃子和王公这几天也还过阳来了,开始紧急从各旗抽调兵马过来。

    为了鼓舞人心,几个大秃子决定搞一场祈福大会,为信徒们摩顶祝福。

    赵四儿听说了这个消息,阴阴地一笑,连忙去把平时收买的几个蒙古人和小秃子叫来,如此这番地吩咐了一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